当前位置:主页 > 藏医藏药 > 藏医药文化 > 正文

藏医学的“先见之明”符合现代认识

发布时间:2015-06-03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目前,藏医学研究已遍及美、英、法、德、俄罗斯、奥地利、丹麦、瑞士、日本、新加坡、以色列、印度、泰国和波兰等,这在传统医学研究中并不多见。随着现代科学的发展以及藏医学研究的加深,人们发现藏医学的一些“先见之明”竟符合现代科学认识。藏医学相关身心医学、心理分析、精神疾病和药物学等方面的研究结果,不但使藏医学现代研究热点频出,也不免令人有些“眼花缭乱”。如何解读它们专家进行了有益指点。

研究方向与藏医胚胎学

      关于藏医的现代研究方向,有专家指出,目前,在世界上已分成两大方向,即实用主义研究与人文主义研究。前者的研究方法是与西医的对症疗法相结合,其研究目的也比较单一,主要是致力于寻找高度有效的植物治疗药。后者的研究方法,涵盖了人文学、民族学、心理学等方面,关注藏医疗法的宗教主题、哲学内容、实践价值,并结合其药物学、生药学等内容,进行整体研究。
 
      由于藏族思维方式偏重于直观、感性和形象,所以曼唐(即藏医教学挂图或称藏医卷轴画)是藏医研究重要而特殊的“承载体”。尽管不同研究方向、不同领域的学者经常为观点相佐而争论,但在曼唐对《四部医典》形象、深邃的解析中,往往也会得出相同的研究结论。最为著名者,就是一组描述人体胚胎发育的曼唐。中外学者、科学家在研究后得出比较一致的结论是:它以胎儿发育过程中出现的“鱼期、龟期、猪期”顺序,形象地描述了人类进化过程。
 
      学者认为,藏医对人体胚胎发育的研究,在四个方面反映的科学认识,远远早于外国学者。一是,胚胎是逐渐发育的,并在发育过程中逐渐形成各种器官。藏医古籍《四部医典》中明确指出,受孕后胚胎发育第一周为父精母血结合,第二周结合的精血稍有黏性并逐渐开始分化发育为各种器官。二是,胚胎发育过程体现了动物进化过程的几个重要阶段。现代科学已证明,一切脊椎动物都起源于鳃营呼吸水生动物,也就是说,人类与鱼类有着生物学的“血缘”或“远亲”关系。而藏医把胚胎发育的第一个阶段形象地比喻为“鱼期”,客观地反映了这一关系。三是,藏医形象地描述了胎儿发育过程中出现的“鱼期”、“龟期”和“猪期”顺序,与人类及其他脊椎动物的鱼纲、爬行纲、哺乳纲进化顺序相一致。四是藏医对于人的胎儿、脐带和母体子宫之间的相互关系,在1100年前就有了比较科学的比喻。

心理精神范畴研究

      藏医学有着丰富的文化精神内涵,因此对人的心理精神活动及其影响也有着较多独特阐述。
 
      有专家研究认为:藏医的“脑为白脉之海”,其“海”是汇集之意;而藏医所指的“脑”是由无数细小的白脉汇集的“海”。这一认识,与西班牙著名神经解剖专家卡赫尔在20世纪初期才得出的脑是由许多神经细胞构成的观点一致。

      还有很多学者经过研究认为,藏医学有一种观点合乎事实:藏医学对心理器官的独特认识,体现于强调心脑有思维功能的观点,即认为五官接受外界信号而传导给大脑便产生六识,同时心脏也是记忆和六识产生的器官。另外,藏医学还有“心脏有五门灵魂通行的孔道”之说,其中有性格、心意及染污意三者通行的孔道即为灵魂八识通行的孔道,与人的聪敏、自持、思考等心理活动和情绪有密切关系。

      藏医学理论从病因出发,将健康人的心理状态分为贪婪、嗔怒、痴愚,即贪、嗔、痴三毒。《四部医典》指出,三毒是“一切疾病的内因”,是隐形的东西,又是藏医隆、赤、培根三因产生的根源或最初形式。向前推之,三毒是喜怒惊恐等七情作用的结果,亦即七情是潜在的贪、嗔、痴表现形式,三毒通过七情所表现的、真实而可看见的情绪外露出来。因此,藏医学认为,引发疾病的内因即心理因素,无一不是从贪、嗔、痴三毒中产生。通过一千多年的实践,藏医已验证了心理贪、嗔、痴是引发疾病内因的观点。在此基础上,《四部医典》又具体指出,“常显憔悴不安心烦躁”,“伤于寒凉胃疲加哭泣,悲哀又使忧心语叨叨”,势必造成人体七情内伤致病,或早衰,或精神耗散而早逝。美国曾有一批医生经过多年的研究发现,在他们所诊断、治疗的病人中,患胃病、恶心的病人有88%是由于不良情绪所引起;他们认为,情绪不良会增加胃中胃酸的流量,容易导致溃疡病。而藏医学的养生经验认为“克制嗔怒本质秉性良”,会使人心情平和、七情无损、五脏六腑气血调和与畅达,六淫无机可乘,进而达到百病不生,方能长寿百岁。

环境影响人体研究

      在藏医最早的文献《月王药诊》中就有气候、环境对人体影响的描述,认为在过冷的地方容易患“隆”病;而《四部医典》中也记载着“严寒凛烈为朗域,炎热干燥赤巴域,润腴潮湿培根域”。这些都说明,地理气候不同,人的生活习惯不同,易导致的病症也会不同。在《佛说养生经》中,又有自然环境与人体健康长寿的论述,即“自然界的土、水、气等元素,甘淳美味,其所形成的食物,涵养人体”,“人体是一个小天地,小宇宙,宇宙间的一切,都会在人体上反映出来。因此,宇宙天地间的任何变化都会影响人体,而人体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也都会影响和作用于周围的环境”。该书还指出:凡多风的处所,则富于“隆”的因素,热地则富于赤巴,而温地多培根;为了使人体内食物精微、血液、脂肪、骨骼、骨髓和精等七要素以及粪、尿、汗三种秽物的平衡,以保持身体健康,就要注意气候、环境等。另外,对一般居住条件则要求不潮湿,居处应通风,最好用地毯防湿。现代研究者认为:从人体健康与环境的关系来说,藏医学对环境与人体健康现象的认识贯穿了“人与天地相应”的大系统思想;藏医学从自然环境、社会环境的变化规律与人类的关系去考察和认识健康现象,与现代科学从人体对环境变化的适应能力和反应方式上去观察健康与否的观点完全一致。因此,研究者认为,藏医早在千百年前就把人体状况、自然环境和社会环境三者在健身理论的基础上统一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