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国际交流 > 工作动态 > 正文

藏医药研究在亚洲

发布时间:2014-05-09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亚洲的伊斯兰教国家对藏医药研究几乎没有涉及;与佛教有关的国家如蒙古、尼泊尔、不丹、锡金、缅甸以使用藏医药为主,研究很少;就是藏医药起源地之一的印度,对藏医药的研究也不多,至多也是一些流亡的藏医举办的藏医学校和治疗中心,以介绍和学习藏医药及使用为主。亚洲最具现代化研究特色的藏药研究当数以色列(Israel)。
        1988年,来自以色列耶路撒冷Hadassah医院的小儿胃肠病学家Sarah Sallon正在印度Calcutta做防治赤痢的工作,当地街童因饮水不洁,纷纷染上赤痢。Sarah Sallon不幸也染上了这种病(dysentery),痛苦不堪,即使服用一般的抗寄生虫药物,也无法去病止泻。后来,靠当地的一名印度草方郎中用藏药治疗并辅以草药滋补,才获痊愈。有感于藏药的神奇效果,她北上印度的Dharamsala,在那里她接触到不少真正的藏药,并从此为藏药在世界各地的传播而积极奔走。
       在她的努力下,以色列拥有现今世界上最大的传统藏药研究机构之一——天然药物研究中心,位于Hadassah大学附属医院。以色列科学家已经开始用Padma 28来替病人治病,并在瑞士已被广泛用来治疗跛足,许多原本不良于行的跛者,已能自行走很远的距离,更主要的是这种药几乎没有什么副作用。同时Padma 28也是很好的抗氧化剂,可以用来清除造成血管阻塞的自由基,避免动脉硬化,预防和治疗心脏病和中风。天然药物研究中心也在研究另一种传统藏药Padma 179,该药一直被用来治疗便秘;该中心还研究了另外一些治疗慢性疲劳症的兴奋剂及治疗尿路感染的藏药。
  在以色列“天然药物研究中心”和Padma AG公司的积极参与和带领之中,国外藏医药研究正展现着她美妙的青春。